15.7 如何達成「可持續發展」?

儘管「可持續發展」的生態學定義體認到環境承載力的重要性;「成長」派與「零成長」派之間誰是誰非的關鍵也繫乎於地球的承載力是否已達極限?問題癥結是:在全球市場經濟體系中,如何將這種生態考量置入經濟模式的計算,從而求得最適(optimal)經濟活動,換句話說,使整個社會獲得最適經濟活動的那隻「看不見的手」(invisible hand)*2,如何能有生態環境的動因?舉例而言,全世界將有越來越多的人購買汽車,雖然這些人都知道交通堵塞、空氣污染和排放溫室氣體將日益嚴重;然而,在購買汽車的價格堙A事實上無從反映生態惡化的訊息,也看不見環境成本。以台灣為例,經濟越成長,環境品質越惡化,卻越來越多人買得起汽車,即使是環保人士也不能免俗地以車代步。

有些人士建議給環境一個價格,把環境成本的訊息注入到消費之中,例如,徵收路稅、碳稅、環境稅。某些環保人士十分反對這種作法,認為環境是無價的,環境是不容以金錢收買的。另方面,篤信市場機能的環境經濟學者則肯定這種作法。唯有給環境定價,才能在經濟體系中形成工具,使經濟決策過程中考慮到環境。然而,如何「正確」定價實在是一個難題,也因此,在「可持續發展」的討論中,特別強調生態系的研究,生物多樣性(biodiversity)的探討及「全球變遷」中許多自然科學的研究。

環境經濟學者提出各種方式,欲將自然資本(natural capital)包括到一國的GNP中,其中甚至包含人的壽命、識字率、嬰兒死亡率等指標,例如,Agarwa與Narain(1990)倡議應以自然生產毛額(Gross Natural Product)取代以金額為衡量單位的國民生產毛額(Gross National Product)。

可續發展的「生殖過剩原則」只可用於再生資源,對非再生資源,如石油、煤、礦產等,勢必要有另一套作法,遂有人提議所謂「替身計劃」(shadow project),亦即,凡開發使用了非再生資源,則需要對某種再生資源進行投資。例如,開發煤藏(或使用煤炭)者需要進行造林,一方面做為吸收二氧化碳的匯(sink),另方面留給後代子孫一種能源替代品(以木材代替煤炭,無魚蝦也好)。

Daly(1992)提出所謂均衡經濟(steady-state economy)的概念,將經濟成長侷限在某一設定的人口量、工業產出及可容忍之貧富差距之內。他以一個經費有限、存書量已達飽合的老圖書館為例來說明,這個圖書館每新購入一批書的同時,必須有等量的書拿去再生(這樣才可能有空間放新書,也會有紙漿去印新書);如果要淘汰一本舊書,那取而代之的新書在品質上要勝過舊書,如此一來,藏書總量未增加,但藏書的品質進步了。

除了經濟典範(paradigm)的改弦更張外,還需要制度面的改革。人類組織各階層都須改變其作為,而其中,最重要的一環應是國家這個層級,這是因為在很大程度上,國家層級決定了其發展的策略並加以執行,其對內有公共政策之管轄權,對外是國際合作與協商的基本單位。另方面,一些國際組織,如國際貨幣基金(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, IMF),世界銀行(World Bank),國際關貿協定(The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arde, GATT)及跨國公司(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, TNCs)的政策與導引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。

世界自然基金(World Wide Fund, WWF),近年在11個開發中國家進行研究,針對各國的情況,整合分析經濟、社會與環境三方面的成本與效益,提出總體經濟改革方案,希望透過各國及環球經濟的調整與重組,達成可持續發展(Reed, 1992, 1996)。這些研究,是由世界銀行與IMF所主導的「結構調整計劃」(structural adjustment programmes)所推動的,旨在進行個案研究,探索總體經濟政策、社會衝擊、環境後果間的複雜關係,從而考慮可能的替代性方案,不同的國家,有不同的政策選擇。

研究顯示在近十數年的所謂「結構調整」,亦即強調「私有化、出口導向、浮動匯率、減少政府經濟干預及人力市場之控制」等世界經濟全球化(globalized world economy)的大趨勢下,中級收入、有多樣經濟基礎的國家有明顯的經濟發展,但有些國家有貧富不均、環境惡化的問題;而多數低收入、以農業為主、資源輸出國則以剝削資源為生,環境極度惡化,貧窮問題日趨嚴重,發展的趨勢,明顯與「可持續發展」的理念背道而馳。

為達成可持續發展,有許多地方必須改革,本章無法一一鱸列(可參見Carley and Christie, 1993)。簡言之,針對各國的資源性質、發展程度、及其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,應有各國的發展藍圖。各國進行總體經濟改革時,應該把經濟的穩定性及可續性納入考慮,確保成本與效益的均衡分配(一國之內及國際間),社會成本及環境成本必須包含在發展策略的計算之中。

*2 看不見的手:亞當史密斯(Adam Smith)在「國富論」一書中所首創之名詞,說明如果聽任個人追求自己的利益,則恰如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,而使社會整體能獲得最佳的結果。


<回地科教室> <往上一節><往下一節> <回目錄>